7108公海备用

地因人胜说东山

  “不向东山久,蔷薇几度花。白云还自散,明月落谁家。”我创办“东山雅集”第一期时找友人题字,他在“东山雅集”几个大字下面顺手草了这首李白的诗。发源于广州东山的“东山雅集”,举办到第六期时,终于搬到了谢安的“东山”(也即李白所写的东山,在浙江上虞)脚下去,其间,近二十个诗人登上了东山。

  我一贯仰慕并持续书写着魏晋人物,而东山是我第一个去探访的笔下人物的故地,车从上虞县城开出,沿着杂乱无章的乡间行驶,再顺着曹娥江前行,过谢安钩鱼处,便是东山了,山门上有“东山胜境”四个大字,下面是谢安的雕像。但诗人们更喜欢与边上两尊历史遗留下来的将军石人合影,而不是崭新的雕像中的谢安。

  东山并不高,一条新铺的石径在灌木丛间曲折盘绕而上,路上过谢安濯足处,那泉水业已消失,当地农民在泉上立了坟,说是风水好,任文化部门再三动员也不肯迁走。再往上是一个亭子,站在亭间游目远眺,可看到山下蜿蜒而去的曹娥江和对面古树簇拥的琵琶洲。再往上就是国庆寺了,谢家后来舍家为寺,倒也是保全的一种策略。往边上去,是“太傅神道”,过了神道,则是谢家初至东山时开挖的“始宁泉”,泉边上便是谢安的衣冠冢:晋太傅谢公墓。

  零零星星的雨点落下,秋阴漠漠,远离尘嚣的东山如此宁静。东山从远处看并不高大,但上得山来却别有洞天,幽宁而宽阔。不知道当年谢安在此生活时,山是什么景象。“六朝文物草连空,天淡云闲今古同?”山水风物,大概变化不大吧,只是那曾寄情于此的人物越来越模糊!虽然出于旅游开发之念,今人已经将谢家山水糟蹋得不像样子,但山水终究是山水,有道是,江山是主人是客。

上一篇:《遣悲怀》:被无限切近的潜在事实(图)

下一篇:没有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