7108公海备用

悲欲自酬(21)(图)

  浙江剡溪曾经孕育了“裸体而行,须及长地,足著木屐,手执一卷,惟一布蔽前耳”的一代文豪谢灵运。谢灵运一生云游四方,尤喜登山,并运用力学原理发明了古代登山鞋。《南史·谢灵运传》记载,谢灵运“寻山陟岭,必造幽峻,岩嶂数十重,莫不备尽登蹑。常着木屐,上山则去其前齿,下山去其后齿。”后来,李白也如法炮制:“脚着谢公屐,身登青云梯。半壁见海日,空中闻天鸡。”这里也被誉为“唐诗之路”,骆宾王、贺知章、元稹、孟浩然、王维、李白、杜甫、白居易等三百多位唐代诗人曾经留下足迹。杜甫诗云:“剡溪蕴奇秀,欲罢不能忘。”白居易诗云:“东南山水越为最,越地风光剡领先。”诗仙李白更是留下了千古绝唱《梦游天姥吟留别》“湖月照我影,送我至剡溪。”面对天姥山的旖旎风光,李白似乎读懂了数百年前的谢灵运,也自我解脱了。“世间行乐亦如此,古来万事东流水。别君去兮何时还?且放白鹿青岩间,须行即骑访名山。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,使我不得开心颜!”

  清光绪二十年(一八九四)农历正月初十子时,在这青山绿水间,一个男婴呱呱坠地。这个男孩就是日后海上画坛的山水画大家郑午昌。郑午昌自幼“天资聪颖,七岁能写《布帆无恙挂秋风诗意剡溪秋泛图》,一时惊为神笔。”他十七岁到杭州府中学求学,同学中有徐志摩、郁达夫等。在这些同学中,郑午昌与徐志摩尤为亲近。据陈从周所编《徐志摩年谱》记载,徐志摩飞机失事前晚,还与郑午昌促膝交谈。在中学求学其间,他随姜丹书学习绘画。姜丹书曾留学日本,精通解剖、透视、摄影,后在“西湖国立艺专”专门教授“文艺解剖学”。郑午昌哲嗣郑孝同先生透露,郑午昌也曾问学于李叔同,但具体情况不详。或许姜丹书在日本与李叔同有所接触,两人毕业回国后,郑午昌有机会向李叔同执弟子礼。但这只是猜测,详情留待美术史家进行研究。由于中学学习成绩优异,郑午昌被保送至北京师范大学深造。一九二二年,郑午昌进入中华书局任史地编辑,后接任高野候就职美术部主任。

  二十世纪初,有识之士对日渐颓靡的中国画忧心忡忡。康有为发出“中国近世之画衰败极矣”的哀叹,陈独秀则呼吁“若想把中国画改良,首先要革王画的命。”当时的中国画坛分裂成“革新派”与“国粹派”两个阵营。“革新派”主张以西画来改造国画。于是,岭南高奇峰、高剑文的中西折衷新国画论,徐悲鸿的西方写实主义改良国画论,刘海粟、林风眠的改变艺术观念的美术革命论等相继浮出水面。国粹派当然强调对传统的继承与保存。作为“国粹派”一员的郑午昌竭力推崇中国传统绘画,并提醒国人“国画已受世界文化侵略之压迫,享迷自觉而奋起。”他在《中国画之认识》一文中,对康有为多有揶揄:

  康氏不能画,即不能知画之甘苦,贪于悦目,于怡情心赏止乎匠艺,妙悟弗及士气,固有是言。且力非守旧,而又贵有古意,孔宗院体,其矛盾为何?如至成大家必待调合中西,是殆当时一种皮毛维新之见,更属荒谬。试问康氏所服膺唐宋院体画家谁是调和中西画法哉?

  一九二九年,历时五年,郑午昌终于完成了煌煌巨著《中国画学全史》。之前,陈师曾、潘天寿、滕固虽然也写过中国绘画史,但基本上辑录自日本学者中村不折和小鹿青云的《支那绘画史》。因此,郑氏《中国画学全史》“可以说是中国人自行编著的第一部中国绘画通史”。黄宾虹称赞此书道,“有条不紊,类聚群分,众善兼赅,为文之府。”蔡元培誉之为“中国有画史以来集大成之巨著。”同年,郑午昌与贺天健、张善孖、谢公展、陆丹林、许征白等创立“蜜蜂画社”。据一九四七年《美术年鉴》所述,以“蜜蜂”名社,是因为:“蜂微虫,出处以群,动息有序,采花酿蜜,供人甘旨,劳弗辞,功弗居,其义足多;同人集協绵薄,研求美术,撷艺苑之精华,资群众之现味,志愿所在,窃比于蜂,拮据所得,有类乎蜜,因以蜜蜂名立社。”郑午昌还主办《蜜蜂画报》,刊登历代国画珍品及会员作品外,还发表大量美术理论文章,如贺天健《国画之灵魂》、陆丹林《现代画风》等。于右任、蔡元培、柳亚子、陈散原、姚茫父等纷纷为画报撰稿。当时画报由一家英国印刷公司录印,但郑午昌发现他们刻字、排版质量粗糙,常有谬误,便前去理论。没有想到,英国人态度傲慢,毫不理会,甚至语带威胁,“有本事你们自己去做一副正楷字”。郑午昌一怒之下,便联合李祖韩、李秋君兄妹,以及陈小蝶、孙雪泥等,共同投资,组建“汉文正楷印书局”,创制出一套匀整秀丽的汉文正楷字。蔡元培闻之击节称赏,认为正楷活字的诞生是对“中国文化事业之大贡献”。

上一篇:新华网]新华网记者重返灾区速写:悲哉川殇壮哉蜀魂

下一篇:没有了